桂希恩:大医精诚

日期:2019-10-13编辑作者:社会

图为:58岁的浠水人严旺国在江城舞台上演绎自己的故事 记者叶茂林摄

桂希恩,1937年7月出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染科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卫生部艾滋病治疗组专家,湖北省艾滋病临床指导培训中心主任,武汉大学医学院艾滋病防治研究中心主任。桂希恩是我国艾滋病防治领域奠基人之一。是他,不畏艰险,率先发现中原地区艾滋病流行的紧急状况,引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是他,恪守医道,视艾滋病人如亲人同吃同住消除歧视尽心救治;是他,勇于探索,与国内外一流医学同仁一道钻研艾滋病防治的前沿技术。

图为:谢幕时,严旺国告诉观众:“其实,我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他有一副慈善心肠,更有一身过硬本领。截至目前,他在传染病临床一线和教科研领域已经奋战整整50年。桂希恩教授从医的50年,是救死扶伤、无私奉献的50年;是诲人不倦、教书育人的50年;是探索创新、硕果累累的50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总理对桂希恩教授的先进事迹给以高度赞誉,不仅亲自登门拜访,还多次邀请他在世界艾滋病日共商我国防艾大计。2010年9月在联合国会议的多种场合,温总理再次盛誉桂希恩教授,让世界又一次听到了桂希恩这个伟大的名字。

图为:严旺国在演出中

多年来,国家和政府对于这个在基层和一线默默奉献的人民好医生授予了各种荣誉。这包括: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陈媛 通讯员徐静东 摄影:记者叶茂林 实习生金晶

——1990年被湖北省卫生厅授予白求恩式卫生工作者称号、1992年被评为全国卫生系统模范工作者、2003年全国卫生系统先进个人、2003年获贝利·马丁奖;

昨晚,纪念湖北省爱国卫生运动暨疾病预防控制60周年颁奖晚会的舞台上,情景剧《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赢得广泛关注。剧中人老严是一名患有艾滋病的父亲,而其扮演者、58岁的浠水人严旺国,在谢幕时告诉台下的观众:“其实,我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2004年,桂希恩当选全国优秀教师,获评中央电视台十大感动中国人物,2005年荣登《时代》周刊全球医疗英雄以及全国先进工作者;

严旺国曾是一名小学老师,十多年前妻子因输血感染艾滋病,他也不幸受到感染。妻子去世后,他陷入恐惧之中,而周围人的歧视更令他绝望。

——2007年,他当选荆楚十大健康卫士、湖北省十佳道德楷模、首届全国十大医德楷模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桂希恩还荣获我国医药卫生系统的最高荣誉之一——白求恩奖章。

后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教授、博导桂希恩及浠水县有关部门的帮助下,严旺国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并组建起幸福的家庭。7年来,他热心公益事业,希望通过自己的演出帮助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消除社会对他们的歧视。

报效祖国,青春支边16年

舞台本色演出,勇敢公开真情

在桂希恩主编的《我所知道的艾滋病》一书的扉页上这样写着:“湖北武汉人。1960年武汉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志愿赴青海从事地方病防治及临床工作16年。1976年开始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

昨晚的晚会上,严旺国主演的情景剧叫《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故事讲述的是艾滋病患者老严的女儿小珍考上大学,却因为学费问题想放弃读书,早点打工赚钱给父亲治病。此事被村里知道后,大家一起帮助这家人,让小珍得以顺利上学。

1960年,桂希恩即将从武汉医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毕业,不少同学都想方设法留在大城市,桂希恩的父亲桂质庭、母亲许海兰都是武汉大学的知名教授,他完全有条件留在武汉,但年青的他心中有一个抱负——将自己的所学献给缺医少药的边区人民。他向父母表达自己的这一愿望时,父亲桂质庭对他说,你以后的路由你自己选择,你只要把握一点,做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在青海,桂希恩主要从事的是疾病防治工作,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他心中装着青海人民的疾苦,青海的沟沟坎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这一干就是16年。

除了严旺国,该剧其他7名演员都是健康人。剧组的演职人员都知道严旺国的病情,但没有人介意,排练的一个多月里,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

说起在青海农村工作的那段经历,桂教授深情地说:“它给我留下了人生最珍贵的回忆!”在那里,他曾参加了麻疹、伤寒、血吸虫病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后来走上艾滋病防治之路,在他“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导演周白告诉记者,2年前,他在主持一次艾滋病宣传活动时认识了严旺国,并主动拥抱了他,让他非常感动。经过交流,他认识到,对艾滋病人来说,最需要的是社会的理解和关爱,一个真情的拥抱比金钱、物质更重要。

历尽艰辛,率先揭开疫情

也是这次偶遇,让周白萌生了创作该剧的灵感,希望通过演出告诉大家不要歧视艾滋病患者。“这个故事取材于真人真事。严旺国扮演的老严就有他自己的影子,可以说他是在演自己的故事。”

中央电视台曾在“感动中国”栏目中这样评价桂希恩:“一个教授努力了5年,将惠及整个民族500年!”这段话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

“我希望通过我,让更多人了解我们这个群体,希望不再有歧视。”演出结束后谢幕时,严旺国站在舞台上大声告诉台下的观众:“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今天演绎的不是一个纯文学作品。其实,我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我来自浠水县,叫严旺国。今天站在这个舞台上,我要代表所有的艾滋病患者,感谢桂老、感谢战斗在疾控战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

1999年夏天,一位来自河南上蔡县的医生告诉桂希恩,村里很多人得了一种“怪病”,发烧、拉肚子,怎么也治不好,还有一些人因“怪病”而相继死亡。多年养成的职业敏感,驱使桂希恩要去实地“看一看”。

感染艾滋病毒,曾经写下遗书

pk10全天免费人工计划,在当地医生带领下,桂希恩第一次来到了这个村,他抽取了11份血样带回了武汉,经过化验有10份血样HIV(艾滋病病毒)呈阳性。他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向当地有关部门做了汇报。第二次,他进村抽取了140份血样,结果竟有一半HIV呈阳性——这些人都卖过血,经过他的调查核实,血站非法采血交叉感染导致了艾滋病的流行。惊人的数字,沉痛的代价让这位花甲老人忍不住流泪了……

58岁的严旺国是黄冈市浠水县豹龙庙村人,曾是浠水县三店中心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1995年,他的妻子在做子宫肌瘤切除手术时输过血,并因此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之前他们一直浑然不知,直到2003年3月,妻子因持续低烧、肝功能不好,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桂希恩教授确诊患有艾滋病,同时他也被检查出受到感染。

桂希恩曾数十次下河南,为500多名艾滋病高危人群做检测,每确诊一位病人需600元,而这些费用均出自他自己的腰包——那是他省吃俭用攒下的。当得知当地政府缺乏资金,他便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1万元钱寄过去,“希望他们能为艾滋病人真正做些事情”。而他自己每次到河南住的都是最便宜的旅店,有时太晚了就寄宿在病人家里,碰上生活困难的病人他总要留下一点钱。说起来,凡是他接触过的艾滋病人,几乎都得到过他经济上的资助。他自己每次去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汇报工作,为节省1.2元的车费,七八站路的距离他总是骑自行车前往。

同年5月,妻子病逝。虽然桂希恩教授给严旺国开了抗病毒药物,并告知他的情况比妻子好得多,但他仍然照好了遗像,写好了遗书,将身后事都安排妥当,准备随时告别这个世界。2004年5月,他突然发病,感冒引起低烧不退、呕吐,在当地医院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终于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

“必须依靠政府的力量”,1999年10月,桂希恩提笔给中央领导写信,把自己在文楼村的所见所闻一并寄了去,很快,中央领导作了批示。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医生,揭开了中原地区艾滋病流行的实情,也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医生,从此与艾滋病防治结下了不解之缘。文楼村的老百姓,把这位花甲老人敬作了救难的神,他们喊桂希恩是“白求恩”。

虽然捡回一条命,但回到家的严旺国,却感到了比死更可怕的绝望——亲戚朋友跟他断绝来往,村民们不再进他的家门,连打牌、喝茶也都避之唯恐不及。在这样的绝望中,他得到了桂教授的帮助和鼓励,当地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也经常上门给他送药,嘱咐他定时定量用药,安排他定期体检。当地政府还建立了“温馨家园”计划,各种帮扶政策陆续出台,解决了他生活上的困难。

敬畏生命,与病人同吃住

这一切,让严旺国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2001年5月,河南四位成人、一位幼童等五名感染者来武汉求医,来的路费都是桂教授提供的。

绝望之中振奋,重组幸福家庭

为让艾滋病患者享有同样的生命尊严,为了证明正常的生活接触不会传染艾滋病,桂希恩毅然将五位艾滋病人接到自己家中,与他们同吃同住了五天。

2005年,在亲戚的介绍下,严旺国认识了湖南的胡女士。对方对他印象不错,觉得他忠厚老实。但当他告诉对方自己是艾滋病患者时,胡女士顿时犹豫起来。

简单的几样旧家具,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台25寸彩电,不但没有任何装修,由于是改造后的旧房子,墙上的油漆都新旧不同,这就是桂教授的家。人们很难相信这里住着两位知名的医学专家。

胡女士说,以前她不了解艾滋病,只是觉得恐惧,家人也反对她与严旺国交往。后来,她通过看书、看报、看电视,慢慢了解了艾滋病的知识,知道如何预防传染,也就不再惧怕了。结婚前,严旺国还专门征求了桂希恩教授的意见,桂教授提醒他,一定要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告知对方,并且做好预防措施。桂教授还通过电话告诉胡女士,日常生活中需要注意些什么。

床头柜上一张放大的照片格外醒目,这是桂教授的全家福,照片上面足有几十人,各种肤色的人都有。桂教授的母亲是美国人,女儿也在美国工作,许多亲戚都在国外,按常理他的生活应是十分富足的,然而一生节俭的桂希恩对待自己却到了“苛刻”的地步。由于忙于工作,馒头、方便面成了夫妻俩的主要食物。五位艾滋病人住进他家的第一天,他特地从餐馆买来“鱼香肉丝”等菜肴,桂教授说这是他在家中吃得最“奢侈”的一顿晚餐。

“现在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静。”胡女士说,结婚后,她按照桂教授的要求定期体检,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她与严旺国平时在村里种菜、养鸡,由于严旺国肠胃功能不好,他外出参加公益活动时,她也会跟着照顾他。

为艾滋病人抽血是件很危险的工作,如不小心扎破自己的手有被感染的危险——桂教授都是自己动手,从不让助手给病人抽血。有两次在为艾滋病人抽血时,桂教授不慎将抽过血的针头扎在了自己的手上,他并没有慌张,简单处理后,又为下一个病人抽血。万幸的是,他并没有因此感染。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艾滋病知识的普及,以前不愿意和他们来往的亲戚朋友又重新来往了,家里经常有客人吃饭,既有亲戚朋友和村民,也有艾滋病病友,“他们都喜欢吃我做的菜。”

一位感染者住在桂教授家发现,桂教授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在离开武汉前,他将好心人捐给他的一件崭新的衬衣,悄悄压在桂教授的枕头底下,他在纸条上写下留言:“作为一个专家,您的穿着也不比我好,这件衣服您留着比我更有用。我知道当面给您,您不会接受,所以在临走前将衣服放在您的枕头底下,只有用这再次表达对您的感谢……”

七年热心公益,呼吁消除歧视

桂教授有500多位艾滋病朋友,他们会找桂教授拿药,寻求方案,而更多的病人是向这位亲人般慈祥的长者倾诉心中的恐惧和苦闷。是桂希恩给了这些病人生活的勇气和生存的希望。为了这些病人,一向低调、回避媒体的桂希恩也四处奔走争取社会各界和国际社会的援助、支持,为艾滋病人捐药、为艾滋病孤儿捐款。为使艾滋孤儿不失去受教育的机会,他资助500多位儿童走进学校。

自己的亲身经历让严旺国认识到,对于艾滋病患者来说,社会歧视比死亡更可怕。2005年,他自愿成为艾滋病同伴教育员,公开自己的病情,帮助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重新面对生活。

践行宗旨,言行堪为典范

7年来,他在上百名艾滋病病友中宣传艾滋病知识,告诉他们怎么用药、如何控制病情,帮他们疏导心理,重新振作。同时,他还勇敢地走到健康人面前,多次在当地电视台的专题节目中和艾滋病宣传活动中公开自己的病情,以切身经历宣传艾滋病知识,鼓励病友们“走在阳光下,含笑对人生”。

作为医生,几十年来桂希恩始终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救死扶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神圣使命和宗旨。

一个多月前,严旺国接到浠水县防艾办的邀请,希望他参加省爱国卫生运动暨疾病预防控制60周年颁奖晚会的情景剧演出,出演一名艾滋病人,他欣然同意。于是,他每天骑着摩托车,风雨无阻地赶到县剧团排练,每天几个小时。盛夏的排练厅里热得像蒸笼,妻子担心他的身体,每天也陪着他排练。夫妻俩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直到昨天一起来到武汉参加正式演出,令全剧组的演职人员都非常感动。

对“红包”、“回扣”、“讲学费”、“会诊费”桂教授是从来不收的。有一次,省内一家基层医院请桂教授讲学,院方给了他1000元讲课费,桂教授实在推脱不了,就暂时收下。回汉后他想到该院经济困难,又自己贴上500元钱,寄往医院。没几天这家医院就收到了桂教授从邮局寄来的1500元汇款。1500元对一所医院是杯水车薪,但桂希恩——他是用实际行动为基层医疗机构减轻负担,排忧解难。

“这一次我可以说是本色演出。”严旺国说,他的两个女儿就是在政府和乡亲的帮助下得以上学,如今,她们都在武汉工作,“谢谢桂老,谢谢大家。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可能走出绝望的阴影。”

1990年的一天,一位重症肝炎的病人发生消化道大出血,经过抢救止血后近一周没解大便,多次使用开塞露和灌肠都没能奏效,病人十分痛苦。由于大便在肠道停留的时间太长,分解产生的有害物质吸收过多,病人已经出现了肝性脑病的症状。桂教授得知这个情况后,赶紧戴上手套,冒着恶臭,一点一点地帮病人从肛门往外掏,长达半个小时。

链接

病人舒适了,桂教授却全身是汗,差点虚脱。事后,病人家属坚决要送“红包”表达感激之意。推脱不成后,他先将钱留了下来。后来,病人痊愈回到家中,很快就收到了武汉寄来的汇款。

本文由三分pk10全天计划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桂希恩:大医精诚

关键词:

武汉公共自行车“骑行达人”获赠折叠自行车一

楚天金报讯 记者彭岚通讯员张雁、王乔琼报道:昨日,市民蒋先生以120分的最高积分获赠名牌折叠自行车一辆,他也...

详细>>

民间收藏判别市镇处三无状态伪行家靠卖证书敛

“收藏热”倒逼民间文物鉴定立法加速 民间收藏量不断增加伪专家伪鉴定层出不穷 我国民间收藏已有几千年历史。据...

详细>>

胡润80后富豪榜这些上榜的人你认识几个?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24日电24日,胡润研究院发布《胡润80后白手起家50强》,拼多多创始人黄峥首次上榜,以950亿财...

详细>>

不法持有鸦片400克乔装在逃12年兴义落网 - 兴义网

pk10全天免费人工计划,10月10日,兴义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协助云南省石林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抓获1名在逃12年之久的犯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