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钟头挑衅】八、8、看了一场现代派舞蹈演出

日期:2019-11-01编辑作者:公益

8月13日晚,上海。爸爸把车开进上海大剧院的地下停车场,我们一起走出来,本来是准备进城吃饭吃晚饭的,离开之前去售票大厅一问,刚刚开演的是上海歌舞团的现代舞集《听见身体》首演。爸爸和我都想带安安看,可她以很饿为借口,不肯看。售票处姑娘说,只剩下100元和最贵的票了,我做安安工作,机会难得,我们买最便宜的票进去看好不好?如果不喜欢我们再出来,怎样?她勉强答应了。售票处的上海姑娘真是好,说如果我们带了身份证,可以买公益票。于是我们买了三张80元的公益票,踮着脚进入了剧场,坐在最后一排。

采访撰文/毛毛.G@TOPYS

虽然离得很远,可是灯光影响都特别好,而且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的现代舞现场演出,我们都被深深吸引了。整场舞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应该是上海舞蹈团近期获奖的一些现代舞蹈,第二部分是首次公演的现代舞集,30多分钟的《听见身体》。对我这个门外汉而言,这样不造作,不程式化的舞蹈,就是美的享受。所有的舞蹈仿佛一条一条线,蔓延不断在爱恨情仇和地老天荒的时间洪流里,又像抽不断的流水,汩汩不息。尤其是第二部分,二十多个演员,在台上用用华丽的身体动作演绎着这样一种奔放张扬而又隐忍的现代舞蹈,我的双眼一次又一次地被湿润。

头图设计/Meiling@TOPYS

我从小就没来由地喜欢邓肯,这个被称为现代舞之母的伟大女性,我20几岁的时候买过关于她的不少书籍,无奈作为艺术门外汉,我几十年也就只记得邓肯这个名字;

“那个年代,除了林怀民跟非常非常少的人外,没有现代舞的欣赏者。”在诚品生活深圳人文30讲的首场讲座上,杨照这样为当天的讲者林怀民开场。

后来,又没来由地喜欢上了林怀民和他的云门舞集,还读了林怀民的《从高处着眼》,了解他和云门舞集的前世今生,生生生出一个遗愿,此生能看一次云门舞集。有一年看到杭州有演出,真想不顾一切买票去看,终究被现实生活把魂拉了回来。

林怀民,现代舞团云门舞集创始人,1973年至今,从《薪传》到《流浪者之歌》、《水月》,再到《屋漏痕》、《稻禾》……在他手中,云门舞集从一个舞团,发展成一枚文化符号,闪耀耀镶在现代舞历史上,而更为“神奇”的是,他在这一难懂的艺术中,找到了殿堂和草根的平衡€€€€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观看演出,我觉得好像既看到了邓肯,又看到了云门舞集。是不是每一个胖纸心里都住着一个舞蹈精灵?

“舞蹈是肉身跟肉身的对话,不大是思考性的东西,所以感动是第一关。”

据说,我四岁的时候,爬上小凳子,对着镜子跳舞,从小矮凳上摔了下来,有一天外婆的医生朋友来家里玩,抱着我,突然说孩子的胳膊有问题,原来我把胳膊摔骨折了,可是居然不痛,也真是奇了。

今年,是云门舞集创立第45个年头,已进入“退休过渡期”的林怀民却还是觉得有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一位路边卖玉兰花的太太。她在看了云门舞集今年7月在台北的一场户外公演后,花1500台币,买了云门11月一场表演的门票,整个过程她纠结了差不多15分钟,“云门做的事,得到了很多社会的支持,我们对这些人有种责任,”林怀民如是说。

5岁的时候,要穿花裙子,理由是穿上花裙子跳舞转圈圈好看,裙子会转起来。外婆丢给我一条母亲的花短裤糊弄我,我把腰套进一个裤腿,哭着说外婆骗我,根本转不起来啊。

三分pk10全天计划,《关于岛屿》€€云门舞集

有关舞蹈的一切梦想和实践就此结束。长大的我,骨骼粗大,协调能力差,学校的健美操我都学不会,有时候真的很自卑。

2018年,云门舞集于国泰艺术节免费户外公演上表演《关于岛屿》€€云门舞集

生育以后身体变形严重,然而,喜欢美的艺术心似乎越来越重,在上海大剧院看过芭蕾,在东方艺术中心看过弗明拉个戈,在更俗看过踢踏舞,我在不懂装懂的路上走得也是满累的,同时也是满心喜欢。

现代舞,被认为有较高的欣赏门槛,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所谓精英人群,恐怕也不能完全领略。但林怀民在创办云门舞集之时,便立志要深入民间,去给最基层的普通人跳舞,不是跳安徽花鼓灯或扭秧歌,而是跳现代舞。他从来没担心过大家是不是“懂”,因为在他看来,“舞蹈是肉身跟肉身的对话,不大是思考性的东西,所以感动是第一关。”他说曾有观众激动地跟他讲,虽然他的舞蹈自己从头到尾都没看懂,却感动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是这一次,我好像看懂了一点。一直以为,舞蹈是用来看的,可是这一次,告诉我,舞蹈也是可以用来听的,听,生命拔节的声音,听,生命呼吸的声音

林怀民对基层观众的这种信心,不光源自他对舞蹈的理解,或许也源自云门舞集的《薪传》首演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

…….那一刻突然明白,所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其实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去感知、去倾听,倾听那些声音之外的声音。

1978年,《薪传》在嘉义体育馆的首演,偌大的体育馆坐得满满当当。林怀民回忆,当剧情走至插秧一段,陈达老先生的歌声响起,聚光灯打在台上一方绿油油的秧苗上,全场六千名观众爆发出惊人的掌声和欢呼声,那一刻,他在后台哭了,“那一天告诉了我什么是‘基层’。”

一个半小时的演出很快结束了,我们已经从肚子变成胃痉挛。不过,真的很值。在一个恰好的时间、恰好地出现在哪里,这是我们和这场演出的缘分。

1978年《薪传》在嘉义体育馆首演,摄影家王信拍下了当时的现场观众 €€云门舞集

在他看来,观众们之所以反响如此热烈,是因为在台湾“谷仓”嘉义,那方秧苗是观众再熟悉不过的日常景象,而《薪传》将其搬上舞台,一定程度上在赋予其荣耀,“也许观众没想那么复杂,但当时就是‘哗’一下全都起来欢呼鼓掌,那时我就知道,艺术是跟人讲话,是人情的交流。”

《薪传》€€云门舞集

但是,他又直言自己编舞不会考虑受众,只是好奇某个题材会变成什么样,因为他的舞蹈,既要面对精英、评论家,也要面对市井乡民,而他相信,对于美学和艺术的敏感是每个人都有的,即使“看不懂”,也能感受,进而感动,只要你让观众觉得“你可以”。

这种对观众的信任,在云门舞集一次次“上山下乡”中被反复印证。

2013年,云门创立40周年之际,林怀民以台湾“皇帝米”故乡池上为灵感,创作了《稻禾》,并在当地稻田里搭起舞台,进行了预演。当年那场演出极其轰动,甚至有媒体认为是云门舞集那几年里最受瞩目的大作,全球多家媒体进行了大篇幅报道。

池上原就是个崇尚书法的乡村,而云门舞集的抵达,像一个触发器,让这一小小的艺术细胞,迅速分裂增殖:当地的路牌都换成了乡民的书法;村民捐出谷仓开起了美术馆,老太太老先生一周三次去那里上绘画写生课;田间摆上音响,给稻米播莫扎特、柴可夫斯基、巴赫、贝多芬……

“很多事情在发生,”林怀民说,“云门到当地最大的功效,是让他们觉得有尊严可以做这些事,很高兴做这些事。曾有好几个农友跟我说,林老师谢谢你,你让我们看到池上的美。”确实,云门舞集的《稻禾》,让日日埋头农事的乡民,有了一个机会坐上观众席,从另一个视角看这片自己终日劳作的土地,看舞者在其间恣意起舞,音乐辽荡,风吹麦浪,看到实实在在的故乡之美。

2013年在台湾好基金会的协助下,云门舞集的《稻禾》于池上上演 €€台湾好基金会

2018年,云门舞集携《松烟》重返池上 €€云门舞集

林怀民的编舞,很多渗透着浓郁的东方韵味,但他却说自己并没有刻意在做某种风格,也直言没必要有这种框框:

“现代舞是创作的舞蹈。只是身体里有哪些因子,我就可以用而已。”

林怀民戏称自己是“垃圾桶”,什么都会吸收,然后为我所用,而云门舞集今天的成就,大概很大部分源自这种不断地求索、创新。他将现代舞称为“创作的舞蹈”,这种创作不仅在编一出新舞,更在于破与立,在于不拘于既有框架,不断博采众长,为舞蹈注入新生。

如果说在田间地头演出的《稻禾》让人们看到了现代舞表演场地的更多可能性,那像《水月》这样的舞蹈则回归至对现代舞表演的本质€€€€身体语言€€€€的发掘。

《水月》曾被《纽约时报》盛赞为“绝顶杰出的成就……用亚洲肢体语言构筑的舞作,竟与巴赫的巴洛克舞蹈形式交融得天衣无缝”。而在问及林怀民这出舞蹈的创作灵感时,他却只是简单将其比喻为一根“胡萝卜”,一根为诱引舞团的舞者练基本功的胡萝卜。那时的林怀民在思考一件事:一直以来,大部分舞者的基本功训练都源自芭蕾,但云门不该固守套路或风格,在芭蕾之外,舞者的身体还能呈现怎样的姿态?

本文由三分pk10全天计划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48钟头挑衅】八、8、看了一场现代派舞蹈演出

关键词:

学学·修身·立行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

详细>>

福建科学和技术大学指引关爱服务团

1项目通过七节课和一次大型活动加强了学生在自我防护、健康教育和卫生保健等方面的认识,提高了学生、家长以及...

详细>>

澳大利亚国立外籍教师口语2018百城千校公益安插

剑桥外教口语 2018-01-22 剑桥外教口语2017秋季班在读同学注意啦!英国剑桥翻译学会口语小达人正在招募中......本次招...

详细>>

刷爆朋友圈的儿童用药问题,老年用药安全也不

关注我们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本文字数:1223 三分pk10全天计划,虽然它唱的是爱情,...

详细>>